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媒體報道

遠山深處通了幸福路——山西省晉城市實施電信普遍服務見聞

作者:中國財經報 發表時間:2019-07-18 11:16 閱讀:177

 

微信圖片_20190719105709.jpg

 山西移動晉城市分公司供圖

 

文章節選:在距離碾幫水村20公里的陵川縣附城鎮里進掌村,記者遇到了正在冒雨修建4G基站的晉城市移動公司入圍中標企業——中貝通信的施工人員。據項目經理姬建新介紹,該村有82戶、200多村民。該村地處大山深處,通信信號非常微弱,手機在山頂只能接收到遠處基站“飄”過來的一點點微弱的2G信號。

 

2015年底財政部、工信部在全國開展電信普遍服務工作以來,晉城市按照“中央資金引導,地方協調支持,企業為主推進”的原則,主動申報電信普遍服務試點,大力開展農村寬帶網絡建設,在提升農村信息化水平、縮小城鄉“數字鴻溝”的同時,助力打贏脫貧攻堅戰,讓鄉親們收獲了滿滿的幸福感和獲得感。

“以前看電視,用屋外的‘大鍋蓋’天線,只能收看幾個臺。去年家里裝了寬帶后,一下子就能看158個臺。有了寬帶網絡,我還學會了使用智能手機,經常看視頻、聊微信。有了這寬帶,我的心情美得很!”提起百兆光纖寬帶給自己生活帶來的變化,山西省晉城市陵川縣奪火鄉碾幫水村村民司發松樸實的臉上堆滿了笑容。

同樣感覺幸福的,還有同村村民李小光。他告訴記者,自從2017年底家里裝了寬帶之后,他種植的小米一下子打開了銷路。通過微信朋友圈,他種的小米銷往河南各地。“沒裝寬帶之前,小米只能在本村本土銷售,每斤最多也就賣4塊來錢;有了寬帶后,我的小米每斤竟然賣到了6塊多。所以,今年我又種了4畝多的小米。”李小光笑著對記者說。

寬帶進村,給鄉親們的生活生產方式帶來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這變化得益于我國開展的電信普遍服務工作。自2015年底財政部、工信部在全國開展電信普遍服務工作以來,晉城市按照“中央資金引導,地方協調支持,企業為主推進”的原則,主動申報電信普遍服務試點,大力開展農村寬帶網絡建設,在提升農村信息化水平、縮小城鄉“數字鴻溝”的同時,助力打贏脫貧攻堅戰,讓鄉親們收獲了滿滿的幸福感和獲得感。

 

合力“啃”下“硬骨頭”

    ■為了讓這65個行政村的鄉親們早日用上寬帶,晉城市向山西省財政廳和省通信管理局主動申報了2017年度電信普遍服務試點項目。

迎著夏日清晨蒙蒙的細雨,越野車沿著山谷間蜿蜒曲折的柏油路前行。在氤氳霧氣籠罩下,被雨水沖刷的林木更加郁郁蔥蔥。轉過一座山梁,山路一側是氣勢磅礴的群山萬壑,另一側則是直插云霄的懸崖絕壁。驅車從晉城市趕往陵川縣的路上,沿途山大溝深、交通不便是留給記者的最初印象。

“山大溝深、地勢偏遠、信息不暢,是晉城市偏遠行政村的真實寫照。”山西省通信管理局局長武晉告訴記者,晉城市下轄4縣、1市、1市轄區,境內丘陵、山地占全市總面積的87.1%。截至2017年4月,晉城市1804個行政村中仍有65個行政村未通光纖網絡,農村寬帶家庭普及率比城市低約40%。

為了讓這65個行政村的鄉親們早日用上寬帶,晉城市按照《關于開展電信普遍服務試點工作的通知》,結合經濟發展、地理位置、通信基礎設施建設情況,向山西省財政廳和省通信管理局主動申報了2017年度電信普遍服務試點項目。

“剩下的都是難啃的‘硬骨頭’。”山西省通信管理局副局長郝衛東對記者說,光纖寬帶線纜敷設里程長、施工難度大,建設成本高、使用率低、維護代價高,企業收益低,是晉城市偏遠農村地區寬帶網絡建設的真實情況。單靠當地電信運營企業的投入來建設普及農村寬帶網絡,困難極大。

再硬的“骨頭”也得啃下來。據山西省通信管理局通信發展處處長李志成介紹,山西省通信管理局按照“中央資金引導、地方協調支持,企業為主推進”的思路,在2017年4月組織實施了第三批電信普遍服務試點項目工程建設,晉城市65個行政村榜上有名。同時,在自身經濟效益下滑、投資考核力度壓力大的情況下,作為建設主體的山西移動晉城分公司勇于擔當,以高度的政治責任感、使命感,承接了試點建設任務。

“我們要為晉城人民做點事情,為晉城的經濟發展做點貢獻。”晉城移動總經理馬志鵬告訴記者,為了解決這些村莊的寬帶及4G網絡問題,晉城移動2017年主動承擔晉城市首批(全省第三批)電信普遍服務試點光纖寬帶建設和2018年4G基站建設工程,重點解決65個行政村、4132戶的光線寬帶覆蓋問題,以及80個行政村的4G網絡覆蓋問題。兩個項目總投資約6984萬元,其中中央財政補貼1890萬元、晉城移動投資約5094萬元。

 

打通“信息斷頭路”

    ■截至2019年5月底,全省28316個行政村(不含撤并、搬遷村),光纖寬帶網絡覆蓋率為98.17%,4G網絡覆蓋率為94.51%。

群山萬壑、峭壁嶙峋的巍巍太行山,阻絕了交通、阻隔了信息,但阻擋不住通信人為大山深處鄉親們修筑信息高速路的不屈信念和堅韌力量。

在距離碾幫水村20公里的陵川縣附城鎮里進掌村,記者遇到了正在冒雨修建4G基站的晉城市移動公司入圍中標企業——中貝通信的施工人員。據項目經理姬建新介紹,該村有82戶、200多村民。該村地處大山深處,通信信號非常微弱,手機在山頂只能接收到遠處基站“飄”過來的一點點微弱的2G信號。

“基站就建在那兒!”順著姬建新手指的方向望去,記者看到,隔河相對的一座山頭的半山腰,掩映在茂密灌木叢中的兩根黑色柚木桿隱約可見。在施工人員的帶領下,記者沿著濕滑的水泥硬化路面,走到了山腳下的施工現場。剛進現場,兩個一米多高、半米多寬的白色機柜矗立在眾人眼前。柜子一側,十幾位頭戴安全帽、身穿反光背心的施工人員,手拿繩索和撬棍,等候項目經理下達搬運的指令。

“施工人員要沿著這條小路,用手抬肩扛的方式,把這兩個分別重達400多斤的機柜運送到作業現場。”姬建新告訴記者,大山里施工大型工具發揮不了作用。為了將機柜運往指定地點,施工人員在通往半山腰30度的緩坡上,硬是用手里的鐵鍬鏟平了一條40公分寬的羊腸小道。再過一個月,基站就完全建好了。到那時,手機4G信號會是滿格的。4G信號覆蓋不僅極大地方便村民們的生產生活,也將滿足游客們在這里隨時拍照發朋友圈的需求。

里進掌村施工難度之大并不是例外。據山西移動公司工程部趙彤介紹,陵川縣昆山村地處崇山峻嶺腹地,進村的懸崖掛壁公路是著名的旅游景點,但新建桿路施工難度相當大。因地理條件限制,物料運輸成為工程的最大難點。晉城移動公司組織施工人員用農用車、人力車,分批多次將施工物料運送到施工現場。同時,為了保護掛壁公路獨有風貌,晉城移動公司與村委會進行反復溝通協商,在景區沿線道路開挖敷設光纜,取代傳統柚木桿建設光纜施工工藝。經過51天的不懈努力,晉城移動終于完成了昆山村的光纖開通任務。

逢山開路遇水填橋。晉城通信人用實際行動詮釋了打通“信息斷頭路”的晉城速度。從項目立項到完工,晉城移動只用了6個月,就實現了65個行政村的光線寬帶覆蓋工作,寬帶接入能力達到百兆。

陵川縣的變化,只是山西省開展電信普遍服務取得豐碩成果的一個縮影。據李志成介紹,截至2019年5月底,全省28316個行政村(不含撤并、搬遷村),光纖寬帶網絡覆蓋率為98.17%,4G網絡覆蓋率為94.51%;全省行政村寬帶網絡覆蓋率為99.4%,建檔立卡貧困村寬帶網絡覆蓋率達99.7%。

 

共享紅利奔小康

■隨著廣大農村和偏遠地區寬帶網絡“信息高速斷頭路”逐步打通,電信服務極大地帶動了農村電子商務、現代物流和以物聯網為基礎的設施農業大發展。

因山大溝深、交通不便、信息不暢而困苦不堪的碾幫水村,在“信息高速路”開通短短兩年后,就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176戶人家的小山村,不僅建起了電子商務進農村綜合示范村級服務點,還搞起了特色旅游,使得整村在2017年底實現了脫貧。

“互聯網+三農,正逐步迸發出無窮的活力。”武晉說,隨著廣大農村和偏遠地區寬帶網絡“信息高速斷頭路”逐步打通,電信服務極大地帶動了農村電子商務、現代物流和以物聯網為基礎的設施農業大發展。

據相關部門統計,去年全省農村電子商務交易額已突破百億元大關。在電信普遍服務的支撐下,電商扶貧在全省遍地開花,涌現出武鄉縣、靜樂縣等一批先進典型,“互聯網+三農”已成為山西省脫貧攻堅最重要的動力之一。

耕作間隙、茶余飯后,足不出村就能隨時上網溝通、找農技資料、了解農產品行情……幾年前,在農村還無法想象的場景已經變成現實。這正是電信普遍服務寬帶建設,為農民開創的信息化新生活的真實展現。

信息化為鄉親們開創的新生活還遠不止這些。兩年前,在紅云醫療的技術支持下,晉城心腦血管病醫院與北京市海軍總醫院合作創辦的心痛遠程醫療會診中心,讓鄉親們享受到了與首都人民一樣的醫療診斷水平,為心臟病患者贏得了寶貴的搶救時間。該院院長司海寧告訴記者,自從醫院開設了心臟病遠程會診中心,慕名到此就診的患者絡繹不絕,其中90%的患者來自農村。

走進醫院一層的心臟導管室的介入手術室,記者看到,手術臺兩側擺放著幾臺液晶顯示器。據心內科護士長李曉偉介紹,醫生在給病人做檢查和手術的時候,通過介入手術室的液晶顯示器,可以直觀清晰看到病人心臟血管的情況。遇到本院醫生處理不了的疑難雜癥,醫生馬上和北京海軍總醫院專家連線,在手術進行中把病人的心臟造影圖像、生命體征,實時傳輸給北京海軍總醫院專家,征求北京專家的手術建議。

今年4月的一臺心臟介入手術,讓心內科主任醫師苗紅兵至今記憶猶新。苗紅兵對記者說:“病患是位60多歲的老人,因急性前壁心肌梗死合并心源性休克急需手術介入治療。在心臟支架植入后,病人的血壓一直上不來。通過遠程視頻,北京專家建議我們在放置支架的同時,為其安裝主動脈內球囊反搏裝置(IABP),待病人術后血壓穩定后,再將其取出。手術40分鐘就做完了,術后第二天取出IABP后,患者重獲新生。說句真心話,遠程醫療給我們醫生吃了顆‘定心丸’。”

“遠程醫療為鄉親們提供24小時全天候服務,只要遇到疑難雜癥,我們就跟北京專家連線會診。”司海寧告訴記者,沒有遠程醫療之前,醫院只能把北京專家請過來,一批一批地為病患做手術。有了遠程醫療后,病患不但節省了聘請專家的費用,醫院也培養了一大批骨干醫生。信息化極大地提升了晉城市整體醫療水平,讓鄉親們收獲了滿滿的幸福感和獲得感。

 


分享到:

遠山深處通了幸福路——山西省晉城市實施電信普遍服務見聞

 

微信圖片_20190719105709.jpg

 山西移動晉城市分公司供圖

 

文章節選:在距離碾幫水村20公里的陵川縣附城鎮里進掌村,記者遇到了正在冒雨修建4G基站的晉城市移動公司入圍中標企業——中貝通信的施工人員。據項目經理姬建新介紹,該村有82戶、200多村民。該村地處大山深處,通信信號非常微弱,手機在山頂只能接收到遠處基站“飄”過來的一點點微弱的2G信號。

 

2015年底財政部、工信部在全國開展電信普遍服務工作以來,晉城市按照“中央資金引導,地方協調支持,企業為主推進”的原則,主動申報電信普遍服務試點,大力開展農村寬帶網絡建設,在提升農村信息化水平、縮小城鄉“數字鴻溝”的同時,助力打贏脫貧攻堅戰,讓鄉親們收獲了滿滿的幸福感和獲得感。

“以前看電視,用屋外的‘大鍋蓋’天線,只能收看幾個臺。去年家里裝了寬帶后,一下子就能看158個臺。有了寬帶網絡,我還學會了使用智能手機,經常看視頻、聊微信。有了這寬帶,我的心情美得很!”提起百兆光纖寬帶給自己生活帶來的變化,山西省晉城市陵川縣奪火鄉碾幫水村村民司發松樸實的臉上堆滿了笑容。

同樣感覺幸福的,還有同村村民李小光。他告訴記者,自從2017年底家里裝了寬帶之后,他種植的小米一下子打開了銷路。通過微信朋友圈,他種的小米銷往河南各地。“沒裝寬帶之前,小米只能在本村本土銷售,每斤最多也就賣4塊來錢;有了寬帶后,我的小米每斤竟然賣到了6塊多。所以,今年我又種了4畝多的小米。”李小光笑著對記者說。

寬帶進村,給鄉親們的生活生產方式帶來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這變化得益于我國開展的電信普遍服務工作。自2015年底財政部、工信部在全國開展電信普遍服務工作以來,晉城市按照“中央資金引導,地方協調支持,企業為主推進”的原則,主動申報電信普遍服務試點,大力開展農村寬帶網絡建設,在提升農村信息化水平、縮小城鄉“數字鴻溝”的同時,助力打贏脫貧攻堅戰,讓鄉親們收獲了滿滿的幸福感和獲得感。

 

合力“啃”下“硬骨頭”

    ■為了讓這65個行政村的鄉親們早日用上寬帶,晉城市向山西省財政廳和省通信管理局主動申報了2017年度電信普遍服務試點項目。

迎著夏日清晨蒙蒙的細雨,越野車沿著山谷間蜿蜒曲折的柏油路前行。在氤氳霧氣籠罩下,被雨水沖刷的林木更加郁郁蔥蔥。轉過一座山梁,山路一側是氣勢磅礴的群山萬壑,另一側則是直插云霄的懸崖絕壁。驅車從晉城市趕往陵川縣的路上,沿途山大溝深、交通不便是留給記者的最初印象。

“山大溝深、地勢偏遠、信息不暢,是晉城市偏遠行政村的真實寫照。”山西省通信管理局局長武晉告訴記者,晉城市下轄4縣、1市、1市轄區,境內丘陵、山地占全市總面積的87.1%。截至2017年4月,晉城市1804個行政村中仍有65個行政村未通光纖網絡,農村寬帶家庭普及率比城市低約40%。

為了讓這65個行政村的鄉親們早日用上寬帶,晉城市按照《關于開展電信普遍服務試點工作的通知》,結合經濟發展、地理位置、通信基礎設施建設情況,向山西省財政廳和省通信管理局主動申報了2017年度電信普遍服務試點項目。

“剩下的都是難啃的‘硬骨頭’。”山西省通信管理局副局長郝衛東對記者說,光纖寬帶線纜敷設里程長、施工難度大,建設成本高、使用率低、維護代價高,企業收益低,是晉城市偏遠農村地區寬帶網絡建設的真實情況。單靠當地電信運營企業的投入來建設普及農村寬帶網絡,困難極大。

再硬的“骨頭”也得啃下來。據山西省通信管理局通信發展處處長李志成介紹,山西省通信管理局按照“中央資金引導、地方協調支持,企業為主推進”的思路,在2017年4月組織實施了第三批電信普遍服務試點項目工程建設,晉城市65個行政村榜上有名。同時,在自身經濟效益下滑、投資考核力度壓力大的情況下,作為建設主體的山西移動晉城分公司勇于擔當,以高度的政治責任感、使命感,承接了試點建設任務。

“我們要為晉城人民做點事情,為晉城的經濟發展做點貢獻。”晉城移動總經理馬志鵬告訴記者,為了解決這些村莊的寬帶及4G網絡問題,晉城移動2017年主動承擔晉城市首批(全省第三批)電信普遍服務試點光纖寬帶建設和2018年4G基站建設工程,重點解決65個行政村、4132戶的光線寬帶覆蓋問題,以及80個行政村的4G網絡覆蓋問題。兩個項目總投資約6984萬元,其中中央財政補貼1890萬元、晉城移動投資約5094萬元。

 

打通“信息斷頭路”

    ■截至2019年5月底,全省28316個行政村(不含撤并、搬遷村),光纖寬帶網絡覆蓋率為98.17%,4G網絡覆蓋率為94.51%。

群山萬壑、峭壁嶙峋的巍巍太行山,阻絕了交通、阻隔了信息,但阻擋不住通信人為大山深處鄉親們修筑信息高速路的不屈信念和堅韌力量。

在距離碾幫水村20公里的陵川縣附城鎮里進掌村,記者遇到了正在冒雨修建4G基站的晉城市移動公司入圍中標企業——中貝通信的施工人員。據項目經理姬建新介紹,該村有82戶、200多村民。該村地處大山深處,通信信號非常微弱,手機在山頂只能接收到遠處基站“飄”過來的一點點微弱的2G信號。

“基站就建在那兒!”順著姬建新手指的方向望去,記者看到,隔河相對的一座山頭的半山腰,掩映在茂密灌木叢中的兩根黑色柚木桿隱約可見。在施工人員的帶領下,記者沿著濕滑的水泥硬化路面,走到了山腳下的施工現場。剛進現場,兩個一米多高、半米多寬的白色機柜矗立在眾人眼前。柜子一側,十幾位頭戴安全帽、身穿反光背心的施工人員,手拿繩索和撬棍,等候項目經理下達搬運的指令。

“施工人員要沿著這條小路,用手抬肩扛的方式,把這兩個分別重達400多斤的機柜運送到作業現場。”姬建新告訴記者,大山里施工大型工具發揮不了作用。為了將機柜運往指定地點,施工人員在通往半山腰30度的緩坡上,硬是用手里的鐵鍬鏟平了一條40公分寬的羊腸小道。再過一個月,基站就完全建好了。到那時,手機4G信號會是滿格的。4G信號覆蓋不僅極大地方便村民們的生產生活,也將滿足游客們在這里隨時拍照發朋友圈的需求。

里進掌村施工難度之大并不是例外。據山西移動公司工程部趙彤介紹,陵川縣昆山村地處崇山峻嶺腹地,進村的懸崖掛壁公路是著名的旅游景點,但新建桿路施工難度相當大。因地理條件限制,物料運輸成為工程的最大難點。晉城移動公司組織施工人員用農用車、人力車,分批多次將施工物料運送到施工現場。同時,為了保護掛壁公路獨有風貌,晉城移動公司與村委會進行反復溝通協商,在景區沿線道路開挖敷設光纜,取代傳統柚木桿建設光纜施工工藝。經過51天的不懈努力,晉城移動終于完成了昆山村的光纖開通任務。

逢山開路遇水填橋。晉城通信人用實際行動詮釋了打通“信息斷頭路”的晉城速度。從項目立項到完工,晉城移動只用了6個月,就實現了65個行政村的光線寬帶覆蓋工作,寬帶接入能力達到百兆。

陵川縣的變化,只是山西省開展電信普遍服務取得豐碩成果的一個縮影。據李志成介紹,截至2019年5月底,全省28316個行政村(不含撤并、搬遷村),光纖寬帶網絡覆蓋率為98.17%,4G網絡覆蓋率為94.51%;全省行政村寬帶網絡覆蓋率為99.4%,建檔立卡貧困村寬帶網絡覆蓋率達99.7%。

 

共享紅利奔小康

■隨著廣大農村和偏遠地區寬帶網絡“信息高速斷頭路”逐步打通,電信服務極大地帶動了農村電子商務、現代物流和以物聯網為基礎的設施農業大發展。

因山大溝深、交通不便、信息不暢而困苦不堪的碾幫水村,在“信息高速路”開通短短兩年后,就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176戶人家的小山村,不僅建起了電子商務進農村綜合示范村級服務點,還搞起了特色旅游,使得整村在2017年底實現了脫貧。

“互聯網+三農,正逐步迸發出無窮的活力。”武晉說,隨著廣大農村和偏遠地區寬帶網絡“信息高速斷頭路”逐步打通,電信服務極大地帶動了農村電子商務、現代物流和以物聯網為基礎的設施農業大發展。

據相關部門統計,去年全省農村電子商務交易額已突破百億元大關。在電信普遍服務的支撐下,電商扶貧在全省遍地開花,涌現出武鄉縣、靜樂縣等一批先進典型,“互聯網+三農”已成為山西省脫貧攻堅最重要的動力之一。

耕作間隙、茶余飯后,足不出村就能隨時上網溝通、找農技資料、了解農產品行情……幾年前,在農村還無法想象的場景已經變成現實。這正是電信普遍服務寬帶建設,為農民開創的信息化新生活的真實展現。

信息化為鄉親們開創的新生活還遠不止這些。兩年前,在紅云醫療的技術支持下,晉城心腦血管病醫院與北京市海軍總醫院合作創辦的心痛遠程醫療會診中心,讓鄉親們享受到了與首都人民一樣的醫療診斷水平,為心臟病患者贏得了寶貴的搶救時間。該院院長司海寧告訴記者,自從醫院開設了心臟病遠程會診中心,慕名到此就診的患者絡繹不絕,其中90%的患者來自農村。

走進醫院一層的心臟導管室的介入手術室,記者看到,手術臺兩側擺放著幾臺液晶顯示器。據心內科護士長李曉偉介紹,醫生在給病人做檢查和手術的時候,通過介入手術室的液晶顯示器,可以直觀清晰看到病人心臟血管的情況。遇到本院醫生處理不了的疑難雜癥,醫生馬上和北京海軍總醫院專家連線,在手術進行中把病人的心臟造影圖像、生命體征,實時傳輸給北京海軍總醫院專家,征求北京專家的手術建議。

今年4月的一臺心臟介入手術,讓心內科主任醫師苗紅兵至今記憶猶新。苗紅兵對記者說:“病患是位60多歲的老人,因急性前壁心肌梗死合并心源性休克急需手術介入治療。在心臟支架植入后,病人的血壓一直上不來。通過遠程視頻,北京專家建議我們在放置支架的同時,為其安裝主動脈內球囊反搏裝置(IABP),待病人術后血壓穩定后,再將其取出。手術40分鐘就做完了,術后第二天取出IABP后,患者重獲新生。說句真心話,遠程醫療給我們醫生吃了顆‘定心丸’。”

“遠程醫療為鄉親們提供24小時全天候服務,只要遇到疑難雜癥,我們就跟北京專家連線會診。”司海寧告訴記者,沒有遠程醫療之前,醫院只能把北京專家請過來,一批一批地為病患做手術。有了遠程醫療后,病患不但節省了聘請專家的費用,醫院也培養了一大批骨干醫生。信息化極大地提升了晉城市整體醫療水平,讓鄉親們收獲了滿滿的幸福感和獲得感。

 


老时时开奖结果 边拍视频边赚钱的软件 怎么找赚钱的私活 倒货公司赚钱吗 赚钱宝超级矿主 蛋蛋赚真的能赚钱吗 五五开打职业能赚钱吗 生产一次次筷子赚钱吗 纽约电召车司机赚钱 魔力手游个人能赚钱吗 收粮食拉粮食赚钱吗 2019年年干什么赚钱 地下城赚钱思路 想赚钱最快的捷径就是做销售 开情怀店赚钱 埋怨自己老公没本事 不会赚钱 开米粉店好赚钱